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!

首页 > 目录 > 《修仙从皮影戏开始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三章 你才是我的挂啊!

第三章 你才是我的挂啊!

蒲公英爱旅行 2022-11-22 04:24:31
人皮卷,追魂书!画皮自开,记人生平,上有题写。“画影画皮能画骨,察人知面更知心人。”一语成谶,道尽真相。画卷之上,墨迹蛇走,随之而来着文字,竟此外又显露出一幅幅形神不具备的图画来,上有各种角色争相登场,华美乐章出一段无人获知的人间故事。“鬼画皮之梨园惊梦“画影画皮能画骨,知人知面更知心。”。...

人皮卷,鬼手书!

画皮自开,记人生平,上有题字。

“画影画皮能画骨,知人知面更知心。”

一语成谶,道尽真相。

画卷之上,墨迹蛇走,伴随着文字,竟同时又显出一幅幅形神具备的图画来,上有各种角色纷纷出场,谱写出一段无人知晓的人间故事。

“鬼画皮之梨园惊梦!”

……

“你打吧,打死我吧!打死我,这破戏班子也得垮了!”

啪、啪、啪……

徒弟头顶盛满热水的水盆,跪倒在地,嘴上倔强地喊着。

老师傅手拿竹板狠狠挥下,怒斥道。

“功不练,嗓也不吊,耍皮顶嘴,你倒学会了。唱戏的不靠这个,凭的是功夫,本事,玩艺儿。没你的近道可走!”

“罚我跪,你是嫉妒我自创的绝活!”徒弟不服。

“不罚?不罚你永远是下三滥。你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!你那是唱戏?你那是出卖色相!老祖宗传下来的都被你糟蹋光了。就这,你还想成角儿?做梦!”老师傅狠狠痛骂。

砰!

徒弟一下子面孔涨得发紫,将头顶的水盆掀翻在地,缓缓起身,眼睛血丝密布。

“瞧不上我,你就瞧不上我吧!没错,你哪是想我成角儿,你是想找个小力膀,小催帮!小跟包!小腿子!小龙套!”

他歇斯底里地喊着。

“反了天了!放肆大胆,让你胡说八道,胡说八道,胡说八道!”老师傅怒急攻心,手中竹板不要命的挥下。

每一次抽打,都在徒弟的身体留下道道清晰的红痕。

徒弟紧紧咬牙,但身体仍直直杵在那里,纹丝不动。

“还快给我跪下!”老师傅怒喝。

“师傅,永没那日子啦!”徒弟一字一句地说着,缓缓转身,最后深深看了老师傅一眼,转身毅然决然地冲出了戏院的大门。

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头。

老师傅竹板仍是高举在头顶,一时楞在了原地。

“小六儿……”

他轻轻唤了一声。

但往日承欢膝下的儿徒弟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,再也没有回应。

老师傅嘴唇哆嗦着,陡然怒声骂道:“滚吧,走你的歪门邪道,跑一辈子龙套去吧!”

话音一落,一声冷笑。

只见徒弟小六儿竟又从门外探进半截身子,阴测测地笑着,“老班主,您这话要搁在以前来说,我信。但现在,我却偏偏不信。

世道变了,您这些都是老古董了,早该被扫进垃圾堆里。

今天,我陈六儿就要做出一个违反祖宗的决定。

我以后要再跑龙套,就对不起您的栽培!”

说罢,他推门而出,不见了踪影。

“孽障!孽障!”老班主站在原地,连声怒骂,手臂连着身子却不由自主哆嗦起来。

这么大的动静早已惊动了他人。

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,戏班的各个角儿都跑了出来,甚至有人脸上还画着没完成的半张脸谱。

他们面带惊慌,唱戏了大半辈子,还从没见到老班主如此痛心失态的模样。

“班主,戏班的徒弟都跑光了,陈六儿是最后一颗独苗了,也是你从小养大的儿徒弟。

现在连他也走了,以后这方家班该怎么办呢?”

花旦上前,细声问道,忧心忡忡。

“心术不正,技艺再高又有什么用?我还没死呢!离了他陈六儿,我就不信戏班子就玩不转了。”自己一举一动都被众人看在眼中,老班主深吸一口气,强行平静下来,知道现在不是只顾发怒的时候。

世道大变,人心不古。

老祖宗传承下来的东西都快被世人丢弃得七七八八了。

传统戏剧班子被人视为老古董更是难以维持。

越是这个时候,越不能慌。

若他这个班主都扛不住了,这方家班子才真的要垮了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?只要我还在,这方家班的天就塌不下来。接着练功,接着唱!”

老班主大声道,群角们相视一眼,这才将信将疑地回去练功去了。

“咿呀……”

方家班内又响起了往常吊嗓拉调之声,锣鼓齐鸣。

但不知为何,凭空多出了许多凄切落寞之音。

第二天,照例又是戏班登台的日子。

“这……”

看着空空如也的戏院,连老鼠都没一只,方家班众人干站在戏台上,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
都没人了,这戏还唱吗?

“还愣着干什么!戏比天大的老规矩都忘了?当初入戏班的时候,我是怎么教你们的!”老班主咬牙的声音打破了沉寂,

“八方听客,一方凡人,七方鬼神。开嗓不能停,唱于鬼神听。”

“是,班主!”群角强行提起精神,拉开身形,先是锣鼓齐奏,随后纷纷登场。

但偌大的一台戏,众人协作,仍是肉眼可见的有气无力。

似乎戏的精气神都溜走了。

“班主,不好了!不好了!”大戏刚刚开场,才无波无澜来到第二幕,外面就有人惊慌跑了进来。

“什么事,这么惊慌?不知道戏一旦开嗓,发生天大的事也不能打扰吗?”老班主守了一辈子的规矩,见到有人在眼皮底下破坏规矩,顿时怒了。

“老班主,你听我说!那陈六儿不知从何处抱上了晋国公二公子的大腿,组建了一个陈家班,全由俊男靓女组成,香艳逼人,方圆十来个街坊的新老顾客都被吸引去了。”来人气喘吁吁道。

“那晋国公二公子可是洛京有名的龙阳君啊!这陈六儿真是不知廉耻!”

“以色侍人,梨园败类!”

“我们是戏子不假,但不是妓女!”

“老祖宗在坟墓里知道了,非要从棺材里爬出来不可!”

“今天我们非要帮老祖宗清理门户不可!”

……

方家班中一听,顿时彻底炸了,一个个卷着袖子就要冲出戏班去。

“停下!”突地一声大喝,众人不禁停下脚步。

只见戏台上老班主须鬓怒张,喝道:“我还没死呢?这方家班还轮不到你们做主。他陈六儿要作孽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我们还能拦着?

你们忘了,戏比天大。我们是手艺人,不是街上的流氓土匪。

凭的是功夫,本事,玩艺儿,不是打架斗殴,争抢好胜!

他陈六儿还没出师,即使出了师又如何?

他陈六儿做了孽,方家班子就活不下去了?

戏在人在,戏亡人亡。

你们给我回来,继续唱!

老班主连声怒斥,每说一句,戏班群角头就低下去一分。

而此时老班主早已高高站在台上,霍然开嗓:“若这一曲良音难谱,我便叹句人心不古。这盖世英雄,满朝文武,百年后也依旧是几两黄土……”

到最后,他怒目圆睁,眼角含泪。

群角对视一眼,纷纷而上。

“说什么豪气正凛,说什么官从一品。

我寄壮志天不允,岂容初心蒙了尘。

奏一曲,与君歌,定风波,天地阔……”

台下无人,冷清寂寞,但台上之声,越发壮阔,更有豪情冲天,尽是悲壮之意。

之后的日子,一切照旧。

吊嗓、练功、登台、唱戏……

按照以往的节奏,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但戏班内的日子却一片冷冷清清,没了半点人气。

不远处陈六儿的陈家班一日胜过一日的红火。

而这曾经热闹地被人踏破门槛的方家班,大门上早已满是灰尘,就好像一件落后时代的老古董要被扫到故纸堆里去了。

刚开始的日子,方家班每次登台,还有一些老看客捧场。

但到了后来,老看客或病或死,也渐渐不来了。

终于有一日,老班主病倒了,将方家班所有的人喊到了床前。

“方家班是维持不下去了,你们各谋生路去吧!”

“什么?班主,你要赶我们走?”

“这里是我们的家啊!”

“老班主,别赶我们走!”

……

方家班众人跪倒在地,哭声道。

老班主有气无力地挥手赶着他们,痛心道:“你们还待在这里干什么?戏在人在,现在连戏都没了,还要人干什么?你们想气死我不成,快走!”

“不,我们不走!”方家班众人跪倒一片,“老班主,我们还愿意和你唱戏!戏没了,人还在。戏在人在不假,但人在戏在,也是真的!

有人,就有戏!”

听他们这么一说,老班主如何还不明白,手高高举起,又无力地垂落。

千言万语,只化为一句。

“哎,一群痴儿!”

于是,陈家班依旧红火,方家班继续唱戏。

但老戏班既然是老戏班,里面自然都是一群老人。

是老人,就会离开!

老旦走了,花旦熬成了老旦。

老生走了,小生穿上了老生的戏服。

人去,戏成空。

方家班虽没倒,但不知不觉,早就被人忘记得一干二净了。

一个人,或者,一个物,若是在人的记忆消失了,那也和死没什么区别了。

终于,一个十五圆月的晚上,天刚刚破晓,巷口方家班门口,立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,像是守了一夜,都快睡着了,唯有一根脊梁兀自挺得笔直,如同一棵挺立不弯的苍松。

庭院中戚戚冷冷,人去屋空,只剩下残垣断瓦,空空四壁。

衣架上挂着一件件戏服,在冷风中飘荡,却早已没了穿它们的人了。

突然老人身子晃了晃,眯着眼瞅着天际露出的一线光芒,黯淡的双目猛然再次睁开,胸腹间一提中气,起势高唱道:

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,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——”

这是《牡丹亭》的词。

到最后,老班主双眼早已朦胧。

陡然他眼睛放大,迷迷糊糊间,只见巷口走来一个个身影,身穿戏服,面带脸谱,娇弱美丽的花旦,雍容端庄的大青衣,嬉笑滑稽的丑角儿……

“回来了,回来了,都回来了!”老班主放声大笑。

“哈,人在,戏就在!”

尔后,仰面栽倒。

从那以后,每到夜晚,老戏院内就有唱戏之声不绝,远远传来,常将人从梦中惊醒。

但真的有人靠近过去,却又什么也发现不了。

只是到了每月十五的第二天早上,总有人发现前天晚上失踪的人出现在戏院内,穿着戏服,痴痴傻傻,嘴上还一个劲地念叨着。

“人在,戏就在!”

每月十五,梨园惊梦!

恐惧不停地扩散,久而久之,这荒废的方家戏院就再也无人敢靠近了。

这里成了附近百姓的禁忌之地。

诡谲传说延续了不知多少年月,直到又是一个十五的夜晚,乌云遮月,并不明亮。

一个消瘦的身影提着一个箱子,推开戏院的大门,走了进去。

画皮古卷到了这里,就戛然而止了。

因为已经没必要再看了。

庄克收回目光,因为他清楚那个提着皮影戏箱的人影就是他自己。

一出《霸王别姬》,戏比天大,解脱了戏院惊魂的执念。

但梨园惊梦的本来缘由,也是现在才知道。

“人知鬼恐怖,鬼晓人心毒!”

庄克嘿然一笑,“谁又能知道,所谓的梨园惊梦,到头来只是一群被人心世道抛弃的戏院冤魂,执念难消,想要寻找传承人而已!”

“头上的青丝发黑如墨染,梳得是时兴髫凤翅相召……”突听一声女子清唱。

庄克面色一变,陡然低头紧紧盯着画皮古卷。

画皮古卷最后竟突兀地出现一张张脸谱,色彩斑斓,白面狡诈,黑面凶狠……

大青衣、花旦、老生……一张张戏台群角的脸张着嘴,发出无声地嘶吼,面目狰狞,竟是要从画皮中冲出来。

突然间,四周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,粘稠而诡异。

耳边响起无数嘈杂的声音,细密、尖锐、狂躁……

庄克捂住头,像是一根钢钎插入了脑袋疯狂地搅动,眼前色彩迷幻,一张张脸谱走马观花一般划过,像是唱戏,又像是在嘶吼,更像是在咆哮……

他整张脸也随之扭曲起来,冷笑、怒视、狂笑……甚至以鼻梁为分界线,化作两面,变化诡谲。

左脸眸子柔情似水,皮肤白皙娇嫩,红唇微吐。

右脸却是狰狞扭曲,豹头环眼怒视,燕颔虎须……

这是怎样的一张怪脸?

不男不女,不阴不阳,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强行糅合成一张面孔。

“吵死了……”

就在这时,一声不耐烦地断喝。

就在庄克快要无法承受,脑海里那根弦即将崩断时,眼前出现了一道光。

一道剑光!

这是怎样的一道剑光?

划出一道曼妙的弧线,看似轻柔,就像国画圣手一记闲手,轻描淡写,却有烟消云散,万籁俱息。

似乎连声音也为之斩断,一片静谧,十分飘忽。

庄克定了定神,只见阿青手持一枝桃花站在面前。

已经是九月的秋天,百花杀的季节。

这桃花枝上却仍是碧绿如翠,桃花映着人脸,越发殷红。

“庄克,以后能不能别用这鬼东西了?每次都吵得人不得安宁!”阿青叉着腰,十分不满道,“你就不怕,有朝一日被这鬼东西给害得化为诡物吗?”

“我怕什么?”庄克一听,顿时笑了,“这画皮虽好,但终究只是外物!再说……”

说到这,他刻意拉长了语气,卖了个关子。

“再说什么?”阿青果然上当,一个劲地追问。

庄克笑容一收,陡然直勾勾看着她的眼睛,一脸真诚,一字一句道:“阿青,你才是我的挂啊!”

he…tui……

“什么挂不挂的!臭不要脸!”阿青狠狠唾了一声,转身就走,唯有耳根升起一抹淡淡的晕红,如同六月的桃子,水嫩欲滴。

庄克见状微微一笑,随后又将目光收回在画皮古卷,陡然手一撕。

嗤拉!

古卷诡异,却是应声而裂,但厚度却没有一丝一毫变化。

庄克一手拿刀,一手拿线,然后埋头全神贯注地操作起来。

双手飞快,没有一丝停滞。

描模刻线,剪切成形……

不一会,一张惟妙惟肖的脸谱皮影就大体出现在眼前。

正是一张大青衣皮影,巧目盼兮,大气端庄。

嘻嘻嘻……

屋中光线昏暗浑浊,房梁上一只只皮影摇摇晃晃,嘴角无声地咧开,异样嬉笑声再次响起。

一股无形诡谲的气氛弥漫开来。

庄克埋头案前的身影也似乎为之扭曲起来,面孔阴暗不定,回荡起一阵低低地笑声。

“差一点,只差一点了!”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章 唱于鬼神听 第二章 如此荒唐 第三章 你才是我的挂啊! 第四章 皮影左道 第五章 无忧居的规矩 第六章 难知如阴,百鬼夜行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