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!

首页 > 目录 > 《紫塞天骄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六章 殺人者风

第六章 殺人者风

刺客的野望 2022-07-24
“法王穆萨?他怎么会突然会出现在这里?”杨霆风看见来人,不由得地心中一惊。“是你?小兔崽子!”穆萨暴喝了一声。却,话音未落,平空“咻”的一声,几道流霜行成的冰刀骤然席卷而来,穆萨想也不想,顺势一掌挥出,以空手入冰刃,硬生生地切断了冰刀来势。只闻““是你?小兔崽子!”穆萨大喝了一声。。...

紫塞天骄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紫塞天骄》在线阅读

“法王穆萨?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”杨霆风看到来人,不由地心中一惊。

“是你?小兔崽子!”穆萨大喝了一声。

然而,话音未落,凭空“咻”的一声,一道流霜形成的冰刀陡然袭来,穆萨想也不想,反手一掌挥出,以空手入冰刃,硬生生地截断了冰刀来势。

只闻“叮”的一声,大量的冰屑四溅飞射,冰刀被彻底打碎。

夜空中,一个头脸裹着白色麻布之人,也出现在了杨霆风的视野当中:

来者虽将头脸包裹得严严实实,但露出一双冰冷的眸子。

眼神中,透着一层冰冷的霜雾,让人不敢久久与他对视。

“滴滴滴……”风中,似有液体滴落的声音,杨霆风正暗自吃惊声从何来,抬眼一看,却发现,穆萨掌上虎口皆被割裂,鲜血淋漓。

看来,还是这位血狼的国师吃了点儿小亏。

“好个《冥寒天霜诀》!贾拉哈尔,十年未见,老夫还以为你死了呢!”穆萨嘴角冷笑,语气中却带有几分诧异。

贾拉哈尔冷冷道:“哼,穆萨,十年没见,你怎么倒是愈来愈差劲了?看来,这当了国师,连武功都荒废了。”

“贾拉哈尔!”穆萨厉声道,“想不到你阿兰耶派也来掺合我总教这件事了?究竟,阿萨辛那个老家伙许诺了你什么好处?居然能请动你出手?”

贾拉哈尔足尖一点、在半空旋身而起,和穆萨拉开了距离,冷哼道:“叛教者穆萨,奉阿萨辛教主之命,要带你的人头回去,以告慰死去的教众。”

穆萨哈哈一笑道:“哈哈......判教........哈.......贾拉哈尔,你我齐名多年,今日既然你来了,倒也正好。看看究竟是老夫的《明王圣心诀》厉害、还是你的《冥寒天霜诀》更强?”

话音刚落,两道影子倏合即分,一路从沙丘上掠过,两人力量交错的瞬间,造成无数的沙坑轰然塌陷,大量的冰晶冰屑散落.....

杨霆风闻言大吃一惊:“听穆萨这语气,这个来的破布头,竟然也是个圣火教的法王?”

就在这时,前方又爆发出另一阵骇人听闻的巨响。

杨霆风霍然一震,提起轻功,纵身上前:只见不远处,一个干枯黝黑的瘦弱身影,正疾速飘飞而下。来者虽渺小若蚁,但全身似有一股无形的诡异影子从体内不断飘忽了出来,充斥着八方,宛若瞬狱影杀之阵。

来者当然不是别人,正是萨迦法王——哈桑

杨霆风暗暗吃惊:“此人武功之高,绝不弱于穆萨和那个叫贾拉哈尔的破布头。”

突然,一道光芒照亮了夜空,似乎是尾随哈桑而来。

杨霆风极目望去,这光芒看似平平无奇,可哈桑却表现地如临大敌,相当忌惮。

但见哈桑忽地驻足不动,脚下立地生根,暗中积蓄力量,全身发出“嗡嗡嗡......”的噪音,影子刹间全部回收入体内,任由那道光芒透体而入,衣袍一缩一涨,竟将光芒完全吸收分解。

弦月下,一个身影,飘然而落,在夜色衬托的天幕下,那个人仿佛吸收了月的力量,身体竟然发出骇人月之光辉来!

杨霆风皱眉道:“怎地又来一个?”

那个男人瞧见杨霆风,嘴角露出了一丝放荡不羁的微笑:“呵,竟然还有个大胤军士在此?也罢。等我收拾了叛徒,也一并杀了吧。”

说完,也不待杨霆风回话,男人蓝色的眼眸目光一转,又盯上了哈桑:“哈桑啊哈桑,阿萨辛大人早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,刚才你帮助穆萨逃跑,人证具在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话音刚落,男人忽地抬起食指一指哈桑,又一道白芒无声无息激射而出,瞬间破开了黑夜中的阴影。

哈桑识的厉害,也不答话,即刻化为影子闪身遁走,然而就在那一刹,又一道神光快洞穿了影子(哈桑)的“身体”。

“噗”的一声,只见影子(哈桑)陡然一抖,再抖,颤抖不已,最终倒下。男人冷笑道:“叛教者——死!”

“忽尔沙,小心!”就在这时,远方,一个女声惊呼提示。

这突如其来的示警,那个叫忽尔沙的俊美男子,缓缓扭过头去,也是暗暗吃惊。

原来,被神光打穿的影子(哈桑)竟然又再次站了起来,而且,分成了数千道影子,倏地向他飞来。

忽尔沙那张俊美的脸庞,此时也微微变了脸色:“这......就是《明尊化影诀》的最后状态?”

“好诡异的武功!”杨霆风想也没想,疾身后退避开,眨眼已到一丈之外。

那个叫忽尔沙的西域男子,一对蓝色的双眸中,竟在黑暗中神光暴涨、发出类似太阳的光辉来——直击哈桑的数千条黑影,当白光刺入黑影的刹那,刹那间,天空仿佛一下子光亮了起来,影子们纷纷被光耀打散......

两方斗了好一会,穆萨突然一个转身,正好对上了忽尔沙,想也没想,直接祭起烈阳之力,以《明王圣心诀》的绝技直面忽尔沙的《神光幻佑诀》,而贾拉哈尔见状,也弃了穆萨,对准哈桑痛施绝招。

圣火教四大法王捉对儿换着厮杀,真打得杨霆风眼花缭乱,一时不知从何看起,看了穆萨,忽尔沙,就会错过哈桑与贾拉哈尔。而专注于后者,又会错过前面二人之间的较量。

在一片混乱中,月圣女苏泰娅的声音,从猛烈的沙风中传来:“四位法王,还先请住手,大家有话好说。”

“是,圣女!”四人各自回应。然而,互相之间,依旧是以攻对攻,两不相让,无人率先停手。

“圣女?”忽然间,杨霆风脸孔微微变了脸色,心念如电:若是他们四人真听这个圣女的罢兵停手。那么,自己的这条小命可真就交代在这里了。

男人知道,这四人中的任何一人,自己都不是对手,想要离开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于是,他开始迅速地打量着四周,寻找一切可能利用的离开途径。

然而就在此刻,他看到一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正向着这里疾行而来。

“圣女?就是她吗!”他转念一想,当下计上心头。

突然,杨霆风一声低喝,点足一掠,青影一闪,五指成爪,转瞬之间就扣住了苏泰娅的咽喉!

“咦?你是?”看到素不相识的杨霆风竟然突袭自己,苏泰娅那对美目露着不可思议。

圣女疑惑地望着男人,眼里满是不解。

“臭小子,给我放手!”看到圣女被擒,忽尔沙蓦然颤声喊了出来,下意识地就要去抢人。

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,要死要活之际,两边劲风突然同时一动,穆萨与哈桑一左一右,各自对准贾拉哈尔的后心就是一掌。

贾拉哈尔抵挡不住,嘴里“哇”地一口鲜血涌了出来,微弱地说了一句什么,随即倒地不起。

“贾拉哈尔!”那一瞬间,忽尔沙脱口惊呼,蓝色双眸隐含怒意,全身因为气愤而剧烈发抖。

穆萨走到了哈桑身边,阴冷道:“干得好,哈桑,等杀了忽尔沙,他们的圣火令咱哥俩分了。”

闻言,哈桑忽地眨了眨眼睛,微微一笑道:“穆萨,他们俩的圣火令我没兴趣,老头子我只要你身上的那枚《明王圣心诀》!”

闻言,穆萨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这个认识了三十年的老友——他也是个做事果绝之人,懂得进退取舍,如今出了这般变故,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哈桑这个强大助力,哪怕他要三枚圣火令,自己也会无条件答应。

而这个哈桑,居然只要自己身上那门早已练得炉火纯青的明王圣心诀?

穆萨微一迟疑:“哈桑……这《明王圣心诀》给你也无不可。那贾拉哈尔和忽尔沙的圣——?”

“都是你的!哈桑神色淡定,不似作伪道:“老头子我说过了,只要你的《明王圣心诀》!”

“痛快,哈桑老兄,拿去!”穆萨缓缓从黑袖中,掏出了一枚赤铜色的令符,外形普通,样式古朴,完全看不出神奇之处。

然而就是那块令符,却让哈桑的眼神陡然贪婪起来——对,就是这个,《明王圣心诀》,我一直想得到的东西。

然而就在那一个刹那,有一人也动了。

忽尔沙,圣火教十二位护教法王之一的——光明圣王

“吓!”

这个男人竟然要以一敌二?

穆萨望了望哈桑,点了点头。

哈桑当然明白穆萨的意思。

那意思是说:咱哥俩的事先放一放,先灭了这个光明圣王再说。

可是,哈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,却又完全说不上为什么。

电光石火间,“砰”“砰”两声巨响,四掌凌空交汇,一时间,天地沙层裂断,撞击不已。

忽尔沙当此两大法王双面夹击,内力消耗急剧,不消片刻,头上已是真气蒸腾,倍感吃力。

穆萨一咬牙,准备趁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干掉这个阿萨辛的党羽,圣火教内的劲敌。

他大喝一声,将《明王圣心诀》提升至十层功力,准备给予忽尔沙雷霆一击。

就在这紧要关头,穆萨感觉一股暗劲如一条小蛇般钻入自己体内,似是《明尊化影诀》的内力。穆萨微微一惊,吃惊的看向哈桑。

不料,却发现哈桑此时,也恨恨地瞪视着自己,老者双颊绯红,额头上烈阳之气蒸腾而上,竟然是自己的《明王圣心诀》?

穆萨率先怪叫道:“哈桑,这厮什么时候学会你的《明尊化影诀》了?”

哈桑盯着穆萨,眼里凶光大露:“老头子我还没说你呢,你的《明王圣心诀》什么时候教的忽尔沙?”

穆萨一呆,一时答不上来。忽然,法王匆匆看向忽尔沙的脚下,皱眉道:“不对啊,哈桑,他忽尔沙使用的绝不是什么《明尊化影诀》,倒是有点像是那门神功.......”

“怎么可能?”哈桑闻言,也大吃了一惊:“穆萨,你的意思是说?”

穆萨点点头:“没错,能牵引挪移敌劲的只能是它!”

哈桑暗骂一声:“可恶,倘若真是它,那我俩可就麻烦了!”

忽尔沙盯了盯穆萨,又看了看哈桑,突然扬声道:“你俩说得不错,我使用的,正是我圣火教的不传之秘——《乾坤大挪移心法》”

穆萨牙齿咬得“咔咔”作响,大叫到:“你放屁,乾坤大挪移心法只有历代教主方可习练,你这厮是如何偷学了去?”

忽尔沙冷道:“哼,承蒙阿萨辛教主看得起我,私下里将这门神功倾囊相授。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在收拾你们这些叛徒时,让我不落下风。”

说完,忽尔沙猛然将三人的功力一带一转,三股内力同时在三人体内交相追逐,一时竟成鼎势,只能维持眼前的僵局。眼下,除非三人同时散功撒手,不然,任谁都无法抵挡三大圣火神功之间的合击之力。

再说那杨霆风在一旁,也是瞧得惊心动魄,这场上三人的武功,已经远远超乎他想象。

此间,穆萨内力运转已久,浑身有阴气渗出,好似笼罩在黑云之中。

倒是哈桑,浑身白气蒸腾,烈阳之气生生不息。

而忽尔沙则更是奇怪,身子一半散发白气,一半渗出黑雾,诡异万分。

三人原本互相知根知底,如所料不差,这穆萨与哈桑只消片刻就能联手击杀忽尔沙。

可谁又料到此际,忽尔沙突然施展出圣火教绝学《乾坤大挪移心法》

——这牵引挪移敌劲的奇门功法,却甚是诡异。无论哈桑与穆萨如何提升内力,都能被忽尔沙交相平衡,重新再分配给三人。

受力均匀,变化之奇,当真是匪夷所思。

杨霆风见此情形,忽然灵光一闪:秒啊,这三人之间的功法本就互相克制,内力又在伯仲之间,就如同一只三脚的鼎炉,抵消了大半的力量,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。再加上那诡异的武功从中维持均衡,短时间内,恐怕谁都伤不了对方。

“除非.......”

突然,杨霆风举起天羽沉星,“蓬”的一声,八枚雁翎箭矢刹间离弦而出。

霎时间,破空之声大作。

穆萨,哈桑,忽尔沙心中各自暗叫不好。

三人压根没想到,杨霆风竟然会在这时,横插一足?

哈桑反应最快,直接化为黑影,遁入沙地之下。

而他这下的突然撤掌,彻底打破了原有的三方平衡,忽尔沙利用这个空档,将乾坤挪移的劲道反手一转。

“噗”的一声,三大圣火令神功刹那间全部导向了穆萨,不动明王只觉一股滔天巨力刹间涌了过来。

“哈桑,你这狗贼——”穆萨话音未落,双腕瞬间齐断,全身骨头碎裂,经脉遭受重创,口鼻皆渗鲜血,竟被当场击毙。

然而就在穆萨倒地的瞬间,影子(哈桑)突然再次腾起,一掌洞穿了忽尔沙胸口。

“忽尔沙!”圣女脱口惊呼,“不——”

这是圣女,第二次关心这个叫忽尔沙的圣教法王了。

话虽然只有这么短短一句,然而精明强悍的杨霆风,却从圣女苏泰娅的眉宇间捕捉到了一个信息,一丝情愫——那并非是长辈对于后辈的关爱,也不是兄妹之间的那种羁绊,更多的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......

“看来,这圣女与忽尔沙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......”杨霆风剑眉一抬,眼中的冷光闪了闪:一条计策逐渐涌上了心头

只见忽尔沙两眼瞪圆,胸口上碗大的创口血如泉涌,已将他身下沙子浸成了紫色,嘴角大口大口的鲜血汩汩流出。

哈桑哈哈一笑,兴奋道:“哈哈,是我的了,全部都是我的了!哈!三枚圣火令都是我的——”

然而,下一秒,哈桑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

因为,也就在那一个刹那,忽尔沙蓦然伸出食指,点在了影子(哈桑)的双眉之间,一道直冲天际的光华瞬间轰碎了影子,哈桑干枯瘦弱的身体,已被忽尔沙整个拎在半空之中。

一阵沙风过后,二人竟同时劲力一散,各自瘫软在地上。

霎时间,场中死寂一片。

风沙呼啸,卷起了漫天黄沙,教人睁不开眼睛

——大漠特有的鬼天气,白天热得要死,晚上又冷得要命

依稀之中,似乎有影子掠过,又急速消失在黄沙中。

杨霆风口衔一支五齿箭,一手扣着苏泰娅,一边脚踩弩机再次上膛。

风沙中,仿佛有什么感应似的,杨霆风突然将天羽沉星抵在了苏泰娅的太阳穴上,一字一句道:“你-最-好-别-动!”

“你.......你是如何发现我的?”忽尔沙脱口低呼,眼神不易觉察地一变。

这位光明圣王,本打算乘着风沙迷眼,趁机一掌格杀眼前的这个家伙,夺回圣女。

可他发现,自己刚一靠近杨霆风,对方竟然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这份感知力,让这位西域顶尖的邪教高手也不禁称奇。

杨霆风冷冷地看着忽尔沙,声音逐渐凝成了冰:“很简单,你的身上,有杀气。”

“好,这一仗算我输了!”忽尔沙说话的时候,口中不断吐出鲜血:“这位壮士,还请别动圣女,我们之间本无仇怨。”

“是无仇怨,但是,你方才两次企图除掉我。”顿了顿,杨霆风说,“所以,我只好拉着你的圣女一起陪葬!”

他说到“你的圣女”的时候,特意提高了声音,也加重了语气。

“呵!年轻人,你最好不要威胁我。通常威胁我的人,可都没有好下场。这件事本与你无关,放了圣女,我们不会为难你的。”忽尔沙怒极反笑,眼神一直在杨霆风身上来回扫视,只要男人有一丝的破绽,他就能瞬间将其击杀.......

“放人没问题!”杨霆风淡淡说道:“但我有一个要求!”

“好,你说吧。”忽尔沙点头道:“只要你不伤害圣女。”

“你先封住自己的期门、鸠尾两穴,然后向我下跪投降!”杨霆风一边说,一边把苏泰娅的身体,特意往忽尔沙眼前推了推——苏泰娅就在他手中瑟瑟发抖,软弱无依,不知所措,我见犹怜。

见状,忽尔沙又似一阵心疼,他将指甲盖死死掐入肉里,竟然抠出了血来。

毫无疑问,只要有任何机会,他忽尔沙一定会亲手击毙眼前的这个男人。

可是,对方从刚才到现在,没有任何的破绽。一旦自己贸然出手,第一个死的,肯定是苏泰娅。

忽尔沙陷入了沉思。

“怎样?”杨霆风剑眉一扬道,“只要你肯下跪投降,杨某便放了她。”

“不可以!”苏泰娅突然叫了起来:“忽尔沙,你不可以答应他!就算你投降,他也一定还是会杀了你我!请别相信他!”

闻言,杨霆风嘴角发出一丝冷笑,一手用力猛扣苏泰娅的咽喉,只听得“格”地一响。

忽尔沙连忙狂呼道:“住手!”

杨霆风停手,问他:“考虑得如何?”

忽尔沙的手在颤抖,心也在颤动。

杨霆风冷笑一声,笑容逐渐凝固成冰。

突然,他将天羽沉星往圣女的太阳穴上下移了半寸,对准苏泰娅美丽的脸颊上狠狠划了一箭:

当冰冷的刀锋划过自己白嫩的皮肤时,圣女心头一震,想不到这男人竟然如此狠毒,真把自己给毁容了。

殷红的血,顺着脸庞滴落在地面上。疼痛,愤怒,伤心,无可奈何…无一不冲击着圣女那颗无助的心!

苏泰娅用劲全身力气在费力挣扎着,竭斯底里地哭喊道:“恶贼,我要杀了你…放开我,我要杀了你…我要把你大卸大块……啊!!”

面对圣女的恶言相向,杨霆风却并未理会,他只是对着忽尔沙冰冷道:“我说,法王你可要快些考虑了。我杨某人可一向都没什么耐性。”

忽尔沙抬眼望去:苏泰娅白皙的脸庞上,多了个五齿印记,深可见骨,顿时心如刀绞。

此际,饶是他忽尔沙神功盖世,也只能把牙齿咬得格登作响,将恨意深深埋藏在心里。

法王忍不住讥讽道:“想不到堂堂大胤国的军人,竟用这种手段对待一个女人。”

闻言,杨霆风并没有辩解,只是大力地点了点头,将天羽沉星又转移到了苏泰娅的另一边脸,作势又要划下。

“不要!”圣女吓得花容失色,顿时发出了声撕心裂肺的叫喊。

“行,你赢了!”忽尔沙见状,也是惨叫一声。

“嗯?”杨霆风的手是在半空止住了,但天羽沉星扔死死抵在苏泰娅的脸上。

“要我投降没问题。”忽尔沙喘气着道:“但我也有两个条件。”

杨霆风冷哼一声:“说!”

忽尔沙忍痛道:“第一,不许你杀害圣女,也不可再划破她脸。”

杨霆风沉实回答道:“可以,第二呢?”

只听忽尔沙吐了口鲜血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“二是,我投降后,你也不许杀我。”

顿了顿,忽尔沙补充道:“你得保证我和圣女安全离开紫塞,决不派兵追杀。”

“好!”杨霆风平静道:“只要你们二人不再踏入大胤的土地,我保证你俩安全离开。”

“你有什么保证?”忽尔沙并不相信他。

杨霆风拍着胸脯道:“大丈夫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!”

”不行,你得当着明月立下重誓!”忽尔沙喘息着,“我不相信你的话,口说无凭。”

杨霆风端详着忽尔沙仍在淌血的胸口,发誓道:“好,我杨霆风在此立誓,决不杀害你和圣女。明月在上,若违此誓,杨某愿遭五雷轰顶,五马分尸,千刀万剐,不得好死。你可满意?”

忽尔沙点了点头。

杨霆风提醒道:“但是,你可别耍花样,要是再敢动心思杀我,我就先杀了你们的圣女,再向紫塞边军都督府报信。即使你轻功再高,也绝逃不过我燕山飞骑及夜北铁骑的千里追杀!”

到此地步,忽尔沙也没辙了。

这位法王只好封住自己的期门、鸠尾两处大穴,下跪投降。

可这刚一跪下,杨霆风便立即就射了他胸膛一箭,忽尔沙伤上加伤,再也支撑不住,仰天而倒。

“不——”苏泰娅哀呼挣扎着,刹那间竟然挣脱开了。

杨霆风一声不吭,也由得她去。

他迅速来到了哈桑面前,对准脑袋,先补了一箭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接着,杨霆风又走近穆萨,这位刚才还耀武扬威,藐视天下的法王也彻底死了

——现在,就算拥有《明王圣心诀》的他,恐怕也不能再站起来了。

因为,他的脑袋上,也实足吃了杨霆风一箭。

苏泰娅一双美目蕴含着怨恨,她哀呼道:“你……你不是人.......你是魔鬼.......你食言!”

“我不是魔鬼,也没有食言。”杨霆风一边儿说,一边用天羽沉星在贾拉哈尔的脑袋上也补了一箭:“看清楚了,圣女。我没杀他,只是补了一箭,是穆萨哈桑干的——喂,你没看到吗?是他们联手干的,我可没有动手。”

苏泰娅急忙扑向忽尔沙,气愤地六神无主,眼角淌着泪,嘴里骂道:“卑鄙,无耻,魔鬼!”

忽尔沙强撑一口气道:“别.....骂了.....圣女.....快.....跑.....”

“跑?”杨霆风闻言,笑了,“你还没死勒,她怎舍得跑?”

“你.....你......不是人......你......发......过......誓.......说过.......要……放……我……们的!”忽尔沙的蓝色眼珠睚眦欲裂:“明……尊……会......给……你……报……应……的……”

“对,我是要放你们的,但可没说是现在。”杨霆风缓缓收起了天羽沉星,拔出了怀里的剜心小刀:“你放心,杨某说到做到,我一定会放过她。我不但放她,我还会让她带着你们的尸体回到西域的帕尔斯。至于报应么,杨某人身为军人,杀敌报国,天经地义。这个天,向来都是鬼神佑我,太祖爷护我,十万边军弟兄罩我,我还怕得谁来?”

我又怕过谁?

忽尔沙叹了口气,也不甘地闭上了眼睛,倒在了圣女怀中。

杨霆风对着苏泰娅露出一抹大有深意的微笑:“圣女,咱先去料理后事,你在这儿乖乖的等我。”

苏泰娅没有回答,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说着一些谁也听不懂,偶而听懂也知道是诅咒之类的话。

走了三步,杨霆风猛然回头道:“如果我回来,发现你不见了——那么,我就把你眼前的男人给碎剐了喂我的铁嘴神鹰,你,懂了吗?”

苏泰娅看着杨霆风那透着狰狞的目光,眼里露出深深地恐惧,默默点了点头。

当杨霆风再次回到苏泰娅面前的时候,脸上沾满了鲜血,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。

他单手一举,露出了三颗首级——穆萨、哈桑、贾拉哈尔的三颗头颅依次排开,犹自滴血

大胤的军功,简单可以分为两类,一为首功,二为战功。

战功主要和将佐有关,他杨霆风一个普通军士自是排除在外。

不过,为了激励士兵奋勇杀敌,也为了让士兵有晋升的可能。

朝廷颁布了只属于士兵的“首功令”,这首功简而言之就是首级,也就是士兵斩杀的人头数作为奖赏标准,这是从大胤开国太祖时期,就开始延续下来的血腥祖制。

大胤的首功,一般按照立功地区斩杀对象而不同,由高到低主要划分为四等:【造反逆贼】四等、【血狼蛮族部落】三等、【西域诸国部族】二等、【渭河苗疆蛊族】一等,朝廷会根据首级数量,来给予士兵们不同的奖赏。

这个男人,就那么随便一站,气宇轩昂的身躯,就迸出一股令人窒息的血腥味,进而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凌厉杀气。

只有杀人无数者,方能拥有的杀气。

原来,这个男人,所说的“料理后事”就是——斩下三位法王的头颅

而这种事,他显然,也不是第一次做了。

因为他是:

殺人者,杨霆风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章 烽火狼烟 第二章 疾风掠影 第三章 紫塞龙吟 第四章 圣火明尊 第五章 法王纷争 第六章 殺人者风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