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!

首页 > 目录 > 《燕来枝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六章 她很忙,赶时间,快点打

第六章 她很忙,赶时间,快点打

LL林灵 2021-10-12 12:55:09
说了江湖规矩,可有人不不要脸,不在意规矩,需时,又掏出规矩说事儿儿。对的,不不要脸,说的是杨六剑。“昨日是我六剑阁大喜,哪知故人徒不义,杨六剑好言好言相劝未果,昨日,我六剑阁就替胡疯子教训教训他这个孽徒。”说着,杨六剑给边上人使了眼色,十余人直接把对的,不要脸,说的就是杨六剑。。...

燕来枝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燕来枝》在线阅读

说了江湖规矩,可有人不要脸,不在乎规矩,需要时,又拿出规矩说事儿。

对的,不要脸,说的就是杨六剑。

“今日是我六剑阁大喜,哪知故人徒不义,杨六剑好言相劝无果,今日,我六剑阁就替胡疯子教训教训他这个孽徒。”说着,杨六剑给边上人使了眼色,十余人直接就围住了燕君莱。

他们打算以多欺少,名声摆后头,先解决了燕君莱再说。

这时,一道清亮难掩性情桀骜的声音响起,“是非不分,无理至极!!”

“还什么侠客,口口声声侠义,实在可耻!一群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,要不要点脸。”

小白脸公子呲牙咧嘴从车夫手里挣扎出来,气汹汹小跑到燕君莱身边,眼露凶光看着周围欲对燕君莱对手的江湖人。

燕君莱口拙,傻蛮只会动手打架,这小白脸手无缚鸡之力,但嘴厉害,直接开始埋汰这些大义禀然的人,“现在倒是蹦哒得欢,那你们瞧不上眼的胡疯子在世时你们敢这么说吗?你们敢在他面前吭一声不是吗?”

“当诀女有眼无珠下嫁六剑阁,招一群虚伪小人聚此,沆瀣一气,倒是合了时宜。”

激愤昂扬说着,小白脸的手一个又一个指向众人:“你,你,你,还有你们,自负正人君子,实则全是谄媚奸诈的小人!”

“你这小白脸休得胡言!!”话落,说话这人被杨六剑瞪了一眼。

骆以冰气白了脸,但不敢有动作,只得对小白脸边上依旧叼着烟杆一眼销魂啜烟的车夫道,“师叔,管管你带来的人,这我六剑阁的事哪能容他这个外人多嘴。”

车夫摇头,很为难,“唉呀,这小子脾气浑,他爹娘都管不着,这不,是跑出来让我逮回去呢。我管不了,你想打就打吧。”

这个师叔挺爽快的,但之后,他舒服觑眼吐出一口烟雾,懒洋洋又添了一句。

“……等会儿我打你来还就行了。”

人好歹也叫你一声师叔!

车夫表示——我不在乎。

众人:“……”

公子哥沉腰有模有样扎了马步,张开双手护在燕君莱面前,一本正经道,“英雄你别怕,刚刚你救了我,这次我保护你,有我在,定不让这些人伤你分毫!”

不知道为什么总会多出这么一个人在自己面前,燕君莱迷了眼打量着小白脸公子哥,随即一脸嫌弃推开他,让他跌跌撞撞回了车夫身边。

保护?她不需要,更何况还是一个瘦得像竹竿的弱鸡。

“你还是回去吧,如果从这六剑阁连本书都拿不回来,我燕君莱还有什么用。”

边说着,燕君莱扭了扭拿刀这只手的手腕,看向了杨氏父子,杨家新媳妇骆以冰,还有一干欲仗势欺人的江湖客。

“谁先上?我赶时间,拿了东西就得走了。”不是说大话,她是真有事儿。

骆以冰扭了扭肩,从婢女手里接过佩剑,大步走向燕君莱。

她不是傻的,江湖最唾弃输不起,大方承认不敌,比输了赖账有脸。好歹是江湖上有头有脸,去哪儿都有人敬三分的人,刚她二人交手时杨六剑出手,就有些不光彩,现在,她得亲手找回自己的颜面。

旁人观战,没人敢大口喘气,连细语的声音都歇下,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相对而立的两个女子身上,她俩,一个红衣艳绝,一个烂布衣刘海飞天长得好生磕碜。

紧张气氛只安静一瞬,骆以冰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金丝绣纹的裙摆晃动,绣花鞋迈出,直接挥剑落向燕君莱。

一抹亮光映在脸上,眼眯着,燕君莱顺势仰下身,一脚离地,身子伶俐往旁一翻,转眼间又站起身。随之一刀一剑相碰,嚓啦闪了火花,下一眼,一把剑旋飞了出去,深深插入了杨六剑身后的柱子上。

观战众人惊呼,定睛一看,才发现柱子上居然是骆以冰的剑......

燕君莱力猛,直接硬接了她一招。结果却是骆以冰的手被震麻,手中剑飞出去,再次承蒙燕君莱关照,被她捏住手腕扛肩上甩飞了出去。

对于美女,燕君莱还是存在怜惜,只是甩飞,没有用脚开踹。

因为女子肚子子宫所在,同为女人,她下手会留分寸。

燕君莱一分关照也仅是如此。

骆以冰刚站稳身子,一抬眼看见的便是刀刃削向她脸,最后,她却只感觉到了凉快,没感觉到痛意。

没想着得饶人处且饶人,骆以冰踉跄后退,燕君莱步步紧逼,一把刀在骆以冰面容前挥得唰唰破风响,骆以冰的脸很凉悠悠,白了又白。

短短时间,骆以冰手无寸铁,在燕君莱的强势下,她忘了反应,惶惶后退被逼到了死角,这时,一把剑再次拦了出来。

燕君莱皱眉,眼中闪过厌恶,咬牙怒喝一声,旋身,一连串动作流利未停滞一分,挥刀砍下,那多管闲事的剑生生被砍断成了两截。

四周一片死寂,有鸟悄然停驻飞檐,细啄爱羽,没人先从惊然中回神,就连那主子被打都面不改色啜烟的车夫,现在是一脸郑重,手中烟杆垂落身侧,不动弹。

可笑,今日喜宴,从此江湖,传六剑阁与当诀就是笑话。十围一,二打一,两个前辈欺负一个小姑娘,居然还没打得过。

作为胜者,燕君莱是从毫不起眼翻盘的,刀尖指着倒在一起的两公媳,她淡淡道:“再说一次,我要的东西。”

一直都没有动手的心思,杨璟面带苦笑豪无知觉点头,说话有点磕巴,“君莱,别动手了,我去把书给你拿出来。”

不多时,约莫半盏茶的功夫,杨璟把一本黑皮书放到燕君莱手中,他一脸愧色,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,燕君莱不想听。

台阶下,骆以冰与杨六剑半躺在地,除了杨家忠仆无人敢搀扶,他俩满脸恨意忿忿望着燕君莱,一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,咬牙切齿,就似下一瞬便会扑上来咬死燕君莱一般。

燕君莱不怯。

“杨六剑,胡疯子怎么死的,你很清楚。这老泼皮浪荡一生,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,老了老了,却折你这好友手里去了。”

“我虽没家没势,一个孤苦流浪儿,但我好歹也是胡疯子的徒弟,你千不该万不该为与当诀交好,毁约不说,还欺辱我。”

“今日杨璟大喜之日,念及旧情,我留你一命,他日再见,定取你命安抚我师父胡疯子地下亡魂!!”

语气冷悠悠说着话,燕君莱自顾收刀,随意翻了翻书,见无异,看了一眼在场的人,她转身便朝外走。

小白脸说得不错,今日,当诀女下嫁六剑阁大喜,虚伪小人全聚一块来了。

平日里拱手作揖好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今天,人性的阴暗面都见了光。

有人不甘心,有人失望燕君莱没有乘胜追击草草收手,有人恼羞成怒失了分寸。

“燕君莱,你瞧瞧你那个样子,男不像男女不像女,怪不得杨璟不要你!!”

燕君莱望着骆以冰,稍有失神。

骆以冰是大小姐,此刻更像泼妇,原来人和人没有二般,脱离了那个身份,贪痴嗔,都一个样子。

燕君莱失笑,此刻口拙的她妙语连珠,一番话把所有人都奚落一遭,“骆小姐说笑了,这杨璟算个什么好的,杨家又算什么个东西,六剑阁这等污浊地,也只有你当诀才瞧得上眼,配得上。要不是须得拿回这书,我才不会踏足你六剑阁门外地,免得脏了我的鞋,与你们这等人交好,自毁身份。”

话末了,燕君莱停下脚步,皱眉面带严厉看了一眼在场皆悻悻然的人,收了视线,她挺直腰迈步踏上台阶。

死老鬼给燕君莱说过,当诀不是什么好东西,果真,还是个没什么眼光的坏东西。

她刚刚踏上台阶,杨璟唤住了她,“君莱……”

不想搭理他,燕君莱头也不回继续走,将走出二门时,她忽停下,转身扫视庭院。

燕君莱慢悠悠解下吊脖子上的草帽,随手就甩开,咻一声,钉在了堂屋的牌匾上。

“对了,今天我确实是贺喜来着,贺礼进门时我就拿给小厮了。”

望着燕君莱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,忽回过神来,小白脸公子哥不顾车夫阻拦,大步追了出去。

“英雄……好汉,英雄等等我!!”

而后,院内一干人看着那管事手中捧着,红布上烂成两块的红砖,静默无言。

杨六剑与骆以冰咬碎牙暗暗啐骂:这天杀的死丫头、丑丫头,送块板砖来是何居心,竟然如此侮辱人!

见二人脸色难看得不得了,旁人笑着打圆场缓和气氛。

杨阁主莫气,杨少夫人莫急,你俩瞧瞧这砖多好,红色多喜庆,份量足,送出去多实在,最讨喜的是,还成双。

燕君莱想说:其实,这砖就是我路边随便捡的……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章 胡疯子的临终遗言 第三章 好汉留步 第四章 赴喜宴,遇小人 第五章 少女彪悍 以一敌二 第六章 她很忙,赶时间,快点打 第二章 孤人行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