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!

首页 > 目录 > 《燕来枝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四章 赴喜宴,遇小人

第四章 赴喜宴,遇小人

LL林灵 2021-10-12 12:54:59
庭院深深地,人生大喜张灯结彩。江湖来客不拘小节,粗莽贺喜,柔和叙叙旧,雅俗混为一片。六剑阁外,燕君莱牵着她那缺牙老伙计如此一来,看见的是这一副喜气洋洋的好景象,她身上的冷谈与此格格不入,山上胡疯子的坟,还新着呢。“红娘子,你说,我就这样进来,会不六剑阁外,燕君莱牵着她那缺牙老伙计一来,看到的就是这一副喜气洋洋的好景象,她身上的冷淡与此格格不入,山上胡疯子的坟,还新着呢。。...

燕来枝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燕来枝》在线阅读

庭院深深,人生大喜张灯结彩。江湖来客不拘小节,粗莽道喜,温和叙旧,雅俗混为一片。

六剑阁外,燕君莱牵着她那缺牙老伙计一来,看到的就是这一副喜气洋洋的好景象,她身上的冷淡与此格格不入,山上胡疯子的坟,还新着呢。

“红娘子,你说,我就这样进去,会不会太磕碜了些?”

红娘子是燕君莱手里牵这匹老马的名字,它会叫,会瞪人,遇到危险知道自己要先跑,机灵得很,就是不会说话,所以,燕君莱的问话没有得到回应。

来往六剑阁的人衣着不凡,远客初来都带着绑了红布条子的礼盒。

而燕君莱有些困窘,因为她此时穿着是一身破烂不堪的布衣脚下一双草鞋,外加一顶草帽。既是来搞事情,壮足气势最好,这样一身装扮未免也太弱了,一看就是没后台的弱鸡,而且还是空手……

想了想,燕君莱四下看了看,往边上走了两步,捡起了一块红砖。

掂量了一下砖,燕君莱觉得,这砖的颜色好,看着怪喜庆,份量也实在。

所以,当简陋只裹了一层红布的贺礼抛空落小厮手里时,小厮根本拿不住,直接“咣”一声落了地。

这一声实在,直接把青石地砸出一个小坑。

四周一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盯着地上份量忒实在的贺礼看。

有耳力好的人已经听出了猫腻,不想多事,暗自憋笑。

小厮悻悻捡起贺礼,见燕君莱年纪小又一身破烂,管事怀着质疑打量着贺礼。

燕君莱面不改色迈步往里走。论装逼,她没学到胡疯子十分之一,但应付这种小场面是绰绰有余。

“呵,这是皇都货,我主家特意让我带的贺礼,你想拆就拆开看吧,之后主人家说少了一点份量,就是你的事了。”

听了这半带警告的话,管事赶忙收回了手,主人大婚,管事站门口拆客人带来的贺礼,这种动作真的很难看不合礼仪,更别论皇都货的真假了。

之后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故事,燕君莱顺顺利利跨进第二门的门槛,将将走了一步,她一抬头就看见了最惹眼的那个人,那个众人中央声声道喜的红衣郎君。

宽大庭院,热闹非凡。

转身看见看见燕君莱后,这位郎君怔住,满面春风的笑容慢慢收了回去,脸色变了又变。

“君,君莱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郎君神情闪烁,庭院里许多人的视线移落在了燕君莱身上。

燕君莱很想像那些无理取闹的女人一样回他一句:我怎么不能来啊!

然后两人吵起来,闹起来,打起来。她哭,一把鼻涕一把泪骂杨家没良心,控诉他们的罪行……

但这样的流程废话多,她放弃。

“道喜,顺便来拿回一样我师父留给我的东西。”

道喜么就算了,她最主要是拿东西。

一个中年男人从侧门走进了内院,身边还跟着燕君莱认识的两个人。

虽山上离六剑阁不远,但燕君莱是很小的时候才来过六剑阁,早就记不清六剑阁的路,她今儿是跟着来赴宴的客人找到这里的。

边问边慢走,一双腿走不过两匹高头大马两个车轮子,所以,小白脸公子哥和他那烟杆车夫先一步赶到了六剑阁。

双方今儿第三次碰面,一次比一次的场面大,看见燕君莱,小白脸公子哥一扫阴霾满脸喜色,搞得,好像今天成亲的是他一样。

燕君莱的穿着很有特色与她自己的风格,简而言之就是太过贫穷与众人格格不入,六剑阁阁主杨六剑一眼就看见了她。

与一个管事嘀咕了两句,杨六剑皱眉,微思忖,他怡颜悦色对燕君莱说道:“君莱侄女,怎么这会儿才来?傻站在那里干什么,去后院看看你嫂子。”

话落,杨六剑身边的管事推了一把一个婢子,婢子茫然看了看,随即小跑向燕君莱。

嫂子……么?

燕君莱拂去婢子扶自己的手,扫了一眼小白脸公子哥,暗骂阴魂不散,她摇头,“不了,我今天是来拿回东西的。”

杨六剑对婢子使了眼色,又对燕君莱笑,“君莱,你这姑娘在说什么傻话呢,我们这里是六剑阁,哪会有你的东西,只有你师傅生前为答谢我六剑阁照顾你,赠予的两本功法。”

“……你,是想要回去?”

周围哗然,客人开始咕哝燕君莱不懂事,赠予出去的东西怎么能要回来,而且还是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长辈。

终归是年纪小,性子再怎么稳沉,面对杨六剑这等老江湖,还是有些力不从心。

“你别拉我。”

婢子讪讪收了手。燕君莱带着笑走下了台阶,与这两父子相隔十余步正对站着。

“杨叔说笑了,君莱十年未出过山,吃糠咽菜粗衣裹身,全是我师父胡疯子给的,君莱不需答谢谁,我师父也不需要。”

周围再次哗然,所有人都在诧异,这小女娃便是江湖第一高手胡疯子此生收的唯一弟子?

杨六剑插话,“你这姑娘说什么瞎话……”

不管不顾,燕君莱丝毫不受影响自己说着自己的,“我师父胡疯子在半个月前与杨叔喝过酒后便重病不治,当晚七窍流血而亡,死的时候,肠肠肚肚都烂了。山上条件不好,君莱昨个才把棺材做好,耽搁时间久了,师傅埋下去的时候已经……”

“君莱,够了!!”

忽停顿,看了一眼杨璟,燕君莱木讷把被打断的话说完,“……都臭了。”

骗人的,胡疯子那里的药多得很,想着自己要下山去做自己的事,这些药没人用就浪费了,燕君莱便把这些药全都拿来泡胡疯子的遗体。

瓶瓶罐罐的药倒下去,红红绿绿好大一锅汤,等燕君莱现去砍树把棺材做好,胡疯子的尸体不止没臭,甚至还香得很。

想来,是腌入味儿了。或许等到百年之后,哪个不长眼的翘开墓,胡疯子还是香得很。

“杨叔,我是昨天才发现胡疯子的东西少了,那七星剑法、无双剑谱什么的秘籍我就不要了,但那本黑皮书我得拿回来。”

这些秘籍可是好东西。

“这书圈圈叉叉的你们也看不懂,拿来无用,你们就还给我吧。”

这书,对燕君莱来说很重要,胡疯子死前,哇啦啦吐血,吊着最后一口气都在念叨着,如果书拿不回来,他怕是就要带她去做鬼了。

还有事没做完呢,燕君莱不想去做鬼。

被燕君莱伶牙俐齿噎得无法反驳,杨六剑怒斥,“你这黄毛丫头休得胡言!!”

杨璟闭上眼,笑容苦涩,生性骄傲的年轻人不敢睁开眼看眼前人的神情。他比他爹好,讲点道理。

“爹,胡师父送我们的东西里不是有本黑皮书嘛,拿给君莱吧。”

杨六剑不悦,猛扯了一下杨璟的衣袖,“你这孩子,燕君莱不懂事你还这么惯着她?”

“既然是赠予我杨家的东西,那自然是我杨家的,哪有什么事后要回去的道理。”

话音刚落,一个和杨璟搭配成双的面容娇艳着喜服的女子,从刚才杨六剑带着小白脸公子哥二人走出的侧门走了出来。

一口一个我杨家,刚入杨家门便把自己当杨家人,这个新媳妇好。

而她,便是当诀门主女儿骆以冰,现在是杨璟的妻子。

话语锋利,笑容可亲,端庄走到杨璟身边后,骆以冰打量着燕君莱,眼里是藏不住的嫌弃。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章 胡疯子的临终遗言 第三章 好汉留步 第四章 赴喜宴,遇小人 第五章 少女彪悍 以一敌二 第六章 她很忙,赶时间,快点打 第二章 孤人行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