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!

首页 > 目录 > 《红楼长随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五章所闻

第五章所闻

秦腔楚狂夫 2022-06-23 23:31:16
贾家的公学在荣国府的东侧,宁国府的西北角,贾氏族祠堂的西侧。公学前是两排柏树,了栓了很多马车……下了马车王荣牵着马车自行选择去栓马,李桂提着锦包跟随贾宝玉进了学堂。房门门就见两株柏树后三间弄瓦瓦房,贾环、贾菌、金贵等正堂前玩耍嬉戏。见贾宝玉到公学前是两排柏树,已经栓了很多马车……下了马车王荣牵着马车自行去栓马,李桂提着锦包跟着贾宝玉进了学堂。。...

红楼长随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红楼长随》在线阅读

贾家的公学在荣国府的东侧,宁国府的西北角,贾氏一族祠堂的西侧。

公学前是两排柏树,已经栓了很多马车……下了马车王荣牵着马车自行去栓马,李桂提着锦包跟着贾宝玉进了学堂。

推开门就见两株柏树后三间弄瓦瓦房,贾环、贾菌、金贵等正在堂前玩耍。

见贾宝玉到来,贾环等急忙向前行礼,贾宝玉只是轻轻的‘嗯’了一声,抬了抬手,算是回应。

而后两个长相美丽妖娆的男生越众而出,走到贾宝玉跟前,一边行礼,一边带着惊喜,娇滴滴的说道:“二爷,你可有些时日没来了,可想死我了!”

李桂知道《红楼梦》中多男风、龙阳,他是个直男,前世看书时只是觉的别扭,而世上的事情大抵如此,所闻与所见不同,乍见之下,看着香怜和玉爱脸上的脂粉,李桂直觉胃往上翻,直欲干呕。

而这时贾宝玉已经上前一步把香怜、玉爱拉起,同时柔声细语的说道:“我也想着你们,只是不敢把你们叫到府里,咱们里边说话。”

说话之间三人进入了学堂。

贾宝玉这样的行为,要是在前世,李桂一定会严加训斥,但现在虽然心头不快,但以现在的身份,他也只能看着三人的背影幽幽一叹:“富贵不过三代,果然是有道理的……”

随后李桂便留在了院子里——他是要随时听候贾宝玉使唤的。

当然院子里也有其他的长随,不过以前的李贵倚仗着贾宝玉,言语行事极为盛气凌人,因此他实际上是其他长随避之不及的人物,在贾宝玉离去之后,其他几个长随便远远的避开了他。

李桂当然也不会与他们打招呼,随意站在学堂的廊柱下,他脑海里依然想着贾宝玉的事情,他觉得贾宝玉应该受到些教育,但又觉的不应该管这些闲事,但不管他心里又觉得别扭,同时可能前世是老师这个身份依然印在他心上,不管他又有一种微微的失职的感觉。

但管一管,他又觉的以他的身份实在不好办……

如此恍恍惚惚之间,‘咳咳’,一道苍老的咳嗦声在李贵耳边蓦然响起,李桂循声往东一看,只见贾代儒正从廊道走来,满头白发,头顶插着一根灰暗的银簪,因为背着光,在加上老脸褶皱纵横,猛然间看上去,李桂感觉山背蚰蜒的、阴郁的沟壑。

“先生。”

对于这位老同行,李桂本能的尊重,一边行礼,一边叫了声。

而贾代儒不知是老眼昏花,还是因为李桂的身份看不起他,总之他并没有回应李桂,而是再一次重重的咳嗽了一声,一口老痰吐出。

……

“墨磨便,心不端;字不敬,心先病……非圣书,屏勿视;蔽聪明,坏心智……”

须臾,学堂里传来了贾代儒苍老的朗读声。

站立在窗下,李桂用心的听着,用心的背着。他是想先背会了,然后再去对照经文,把不认识的繁体字找出来。

他只能这样,因为学堂里并没有黑板。

而对于李桂站在窗外听读,其余的长随甚至学堂里的学童都没有奇怪——他们都知道李桂挨了打,虽然他挨打的主要原因是贾宝玉的缘故,但在他们看来李桂的一问三不知也是原因。

李桂这样的行为在他们看来是吃一堑长一智。

而实际上《红楼梦》里李贵也确实用了心,因此在后来贾政再次向他询问贾宝玉的学习情况时,他才能顺当的说出‘哥儿已经念到第三本《诗经》了,什么‘呦呦鹿鸣,荷叶浮萍,小的不敢撒谎。’这样的话。

虽然《诗经》只有一本,‘食野之苹’也被说成了‘荷叶浮萍’,但这是李贵底子薄弱的缘故,与态度没有关系。

此时李桂的底子当然不是原来的李贵可比的,贾代儒朗读了三扁之后,《弟子规》中的这一段文字,李桂已经背诵如流。

而此时贾代儒吩咐众学童跟着他朗读,李桂觉得没有必要,离开了窗户,在学堂周围闲逛了起来——现在的职责所在,他也不能远离。

……

一直到下午众学童才放学,而贾宝玉刚从学堂里出来,便急匆匆的向李桂喊道:“大兄,快回,快回。”

他本来就是不喜欢学堂,也不喜欢见经文的,这一天以来,已经把他憋坏了。

匆匆而回,把贾宝玉送到二门,把书包递给茗烟之后,离晚饭还早,李桂回屋拿了些碎银,然后出了荣国府。

‘字不敬,心先病。’他觉得他必须买些笔墨纸砚。

如此其后的两天李桂天天跟随贾宝玉去学堂,这期间他的神情始终不见以前的跳脱,只有稳重,见此,贾宝玉偶尔想起时,会感觉李桂是挨打的狠了,需要时间去抚平心灵的创伤。

不过贾宝玉注意李桂的时候不多……而少年人又适应新情况快,两天后,贾宝玉已经适应了李桂现在的样子。

不过因为贾宝玉的上学,李桂的改变又再一次被荣国府的上下注意到……

菱花烛台,红烛点亮;炭火明光,散发着人间的熹红。赵姨娘引以为傲的两间小屋里一幅人间夫妻的景象:贾政盘膝坐在热炕上,面前是朱漆描金的小矮桌,上面四个精致的汝窑小盘,他的背后则是赵姨娘用来藏宝的大红樟木箱子,赵姨娘手持着一个细腰长嘴的宫廷式酒壶,一边倒酒,一边唠叨着:“老爷,这姑侄俩真是合起伙来欺负我,凭啥给周姨娘翠宝楼的胭脂,就给我瑞鑫楼的……”

对于赵姨娘细碎的唠叨,贾政方正的脸上一片平淡,他心里也不生气。他虽然迂腐,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很有人间情感的人,一个很有血肉的人,赵姨娘细碎的唠叨让他很能感觉到人间的真实,而正是这份真实,让他在弱水千尺中独饮赵姨娘这一瓢。

赵姨娘一边倒酒,一边细碎的唠叨着,她本是个说话天马行空的人,说着荣国府的细碎琐事之时,后来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李桂的事情,而她又知道贾政在乎贾宝玉以及围绕着贾宝玉的身边的人和事的,这在《红楼梦》中也有体现,贾母曾经骂她在贾政的面前乱嚼舌根子,害的贾宝玉挨打。

小心的再次给贾政斟了一杯酒之后,赵姨娘继续说道:“老爷,你听说李贵的事了吗?”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章李贵 第二章逻辑 第三章世情 第四章微微 第五章所闻 第六章春雷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