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!

首页 > 目录 > 《红楼长随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二章逻辑

第二章逻辑

秦腔楚狂夫 2022-06-23
虽然窗纸朦胧,看不清来人,但只凭模糊大致的样子,李桂脑海里立刻就蹦出了一个名字:麝月。麝月的身子有些倾斜,这是因为她右手提着一个食盒的缘故。但看着倾斜的身子,李桂立刻感觉...

红楼长随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红楼长随》在线阅读

虽然窗纸朦胧,看不清来人,但只凭模糊大致的样子,李桂脑海里立刻就蹦出了一个名字:麝月。

麝月的身子有些倾斜,这是因为她右手提着一个食盒的缘故。但看着倾斜的身子,李桂立刻感觉屁股疼了起来。

屁股之所以疼,是因为屁股被贾政打了,李桂估计也是因为如此,他才替代了李贵的灵魂……

而贾政之所以打李贵的屁股,是因为贾政向李贵询问贾宝玉的学习情况,学了什么时,李贵一问三不知;而当贾政把贾宝玉唤来询问时,贾宝玉把《弟子规》背诵的异常不熟练,而且仅仅背到了‘财物轻,怨何生’便没了下文。

于是贾政便当着贾宝玉的面,唤人用大板子把李贵狠狠的打了一顿,当时打的很厉害,至今李桂脑海里依然残留着贾宝玉噤若寒蝉,身体瑟瑟如寒雨中秋鸡的模样……

对于一个教育工作者而言,李桂不明白贾政是什么教育逻辑,贾宝玉不好好读书,板子却要打在李贵身上。

他只能猜测是千金之子,不可轻辱,或者杀鸡骇猴,或者让贾宝玉升起恻隐之心从而以后好好读书之类的原因。

而李桂更是深知以贾宝玉的性子要他熟背经、历、子、集,古圣先言是不可能的,《红楼梦》中贾宝玉因为金钏儿投井的事险些被贾政打死,表面上是因为贾宝玉侮辱女婢,但实际上是贾宝玉行为乖僻,学业不好的缘故,也因此林黛玉才会红着泪眼对贾宝玉说你以后可别这样了。

照这样分析李桂又觉的他是接了李贵的接力棒,但随即他就想到了他的策略,心中随之也就释然了:“以后投其所好,或可也能免了皮肉之苦。”

李桂一边想着,一边挪向屋中的矮脚方桌。而他才刚刚坐下,门外就响起了重重的脚步声,随即木门‘咯吱’一声,麝月出现在窄窄的光缝里,上身绿荷带毛边的夹袄,下身红色绣梅百褶裙,这样光鲜的色彩,李桂觉得整个屋子都光亮了一下。

而麝月没想到李桂居然下了床……

原来的李贵虽然小小年纪,但在仆役圈里名声边并不好,特别是在丫鬟,特别是在漂亮的丫鬟圈里,名声是绝对不好!

而麝月之所以给李贵送药,一是因为贾宝玉的吩咐,另外就是李贵下不了床,所以她才放心大胆。

但现在李贵居然起来了!

虽然知道自己是贾宝玉的丫鬟,自感李贵不敢胡来,但她毕竟是女孩子,年纪又小,心里是不由得害怕。

而因为害怕,她秀气的脸蛋立刻挂满了冷霜,手上也加快了动作,一边从食盒里端出一碗热乎乎的、黑乎乎的汤药,一边平淡无波的说道:“趁热赶紧喝了吧!二爷说了,让我问你有什么事吗,要什么东西,有的话跟我说就行了。”

“这贾宝玉对李贵还真是不错……”

一个主人能对家仆如此,在这个时代李桂觉得很是难得,因此听着麝月的话,李桂心里微微感慨了句。

不只怎得又突然想起来《红楼梦》里的一段剧情,贾宝玉上秦可卿处游园时,发现李贵强上兕儿……兕儿羞走时,贾宝玉追着对兕儿喊你别怕,我不会告诉别人,而李贵则在旁抱怨我的爷,你这一喊,人都知道了。

“果然和书上写的一样,贾宝玉和李贵的关系不错!”

心里想着,李桂一边端起药碗,一边摇了摇头。

他没有说话……久历人世,他当然清楚麝月为什么变脸,这皮猴子似的年龄,发春似的小公牛似的年龄……他觉的现在哪怕他轻轻咳嗽一声,麝月也会心惊肉跳!

又何必吓唬小丫头呢!

而脑中残留的记忆里,李贵的恶行还不仅仅是这些,还有持宠而横,打架斗殴,赌博偷窃,勾栏烟花……

在前世,这样的学生,他是深恶痛绝,要狠狠教育,要让他写检讨书,广播点名,并叫家长的。

然而现在……

“终于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!以后要……改过自新了。”

不知怎得,想到改过自新,李桂心里突然感觉莫名的好笑。

而此时麝月正暗中偷偷盯着李桂。她也知道李桂的很多事情,知道李桂很喜欢纠缠小女孩儿,她还以为李桂会趁机向她提出很多要求,她心里不由的想着怎么拒绝,哪知李桂居然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!

所有的心思都没了用处,她不由的呆了一下。

而她又是个内里精明的丫头,这样的结果却正是她想要的,因此她也没有出声,在李桂摇头之后,她立刻说了句回头我再来收拾,说着扭身去了。

中午,按照贾宝玉的安排,她是要给李桂送饭的。

而在路上,麝月心里疑惑起来:“他今天真老实……他怎么变了,难道是挨打的缘故?二老爷这顿打的好啊……”

……

早点是蒸笼小包子加小米汤,记忆中这在荣国府算是上等餐……

吃过早点之后,李桂拖着受伤的屁股,慢慢挪到了院子里……

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或者说是职业习惯,操心惯了。即使是空闲时候,前世他也会坐在电脑旁,或者拿起手机,身体闲了,脑袋也不会闲。

不过现在自然不会有电脑或者手机,而李贵的两间小屋里居然连一本书都没有,只有荣国府里退下来的旧桌椅,一直躺着难受,李桂只好到院中,用阳光打发时间。

李桂的屋子在荣国府的西南角,也是荣国府仆役的居住地,不过李贵屋子的位置比较特殊,在西南角的最后一排,紧靠着荣国府内宅的月墙,往东二三十米就是二门——莲花门。

之所以在这个位置,自然是贾宝玉的缘故,李桂理解是给领导拎包开车的,总要离领导近些,方便使唤。

这个位置实际上有些偏僻,而且原来的李桂又持宠而骄,不为众仆所喜,又加上年纪小,人情往来少,因此随后的三天,只有几个处事圆滑的老仆,以及李贵父母生前的好友,一起侍候贾宝玉的张若锦、赵亦华、王荣、钱启、茗烟、锄药等提着些果子、红糖等薄礼来看望了李桂一下。

这些人也只是走走过场,说几句好好修养,能静别动,或者有感而发,说句咱们就是这样的命之类的话,然后便告辞而去,来去匆匆。

而至于其他仆役,要么冷眼旁观,要么幸灾乐祸,李贵的死对头,周瑞的儿子周兴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兴奋的吐了口吐沫,连叫了三声好。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章李贵 第二章逻辑 第三章世情 第四章微微 第五章所闻 第六章春雷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