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!

首页 > 目录 > 《上神夫人是个疯批美人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二章 魇灵

第二章 魇灵

南山有狗 2022-06-23
“陛下晋见,叶姑娘请随我来。”“昨日见血,宜面圣,改天吧。”叶倾雨垂眼瞅着着握紧伞柄的手指。细白的手指沾了马鞭上的血,像从枝头坠下雪地的红梅。她不非常讨厌血,但她非常讨厌鹿隐国的五皇子。她给了陈默面子,不取戚风性命,命也可以不取,但气不能够不出。离天黑“今日见血,不宜面圣,改日吧。”叶倾雨垂眼看着紧握伞柄的手指。。...

“陛下召见,叶姑娘请随我来。”

“今日见血,不宜面圣,改日吧。”叶倾雨垂眼看着紧握伞柄的手指。

细白的手指沾了马鞭上的血,像从枝头坠落雪地的红梅。

她不讨厌血,但她讨厌鹿隐国的五皇子。

她给了陈默面子,不取戚风性命,命可以不取,但气不能不出。

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,比起去见鹿隐国的皇帝,叶倾雨更喜欢去折磨他儿子。

陈默蹙起眉头,一路风雪兼程赶到都城,连衣裳都来不及换,深夜进宫禀明陛下,此刻宫灯尽数点起,陛下翘首企盼,只等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客进宫,可她却轻描淡写一句“改日”。

陈默不曾去过灵族之地,对灵族的了解大多是来自道听途说,是不是见了血就不宜面圣,他不知道,也不敢擅作主张。

这事,还得待他再去回禀陛下。

但很显然,叶倾雨不愿再在承安门等候。

陈默两相权衡下,支使一名守门侍卫进宫,将承安门发生的事如实禀明陛下。

这事要怪,只能怪五皇子,他可不愿背黑锅。

夜深了,陈默只能先将叶倾雨带回自己的府邸。

将军府位于城南,从承安门过去,有不少路要走。

街道空荡荡,几家酒楼客栈的檐下还点着灯笼,是纷飞大雪中,为数不多的光亮。

雪愈大了,陈默从宫里出来得急,忘了拿伞。

叶倾雨没有要与他同撑一把伞的意思。

“陈某曾经翻阅古籍,里面提到一些关于灵族的记载,陈某愚笨,有几处不明之处,不知能否请叶姑娘指点一二?”

叶倾雨落后陈默半步,棕色的棉靴踩在积雪上,并未发出声响,彷佛只是踩着棉絮。

“陈将军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陈默顿了顿脚,侧头正好看见倾斜的伞面上已覆满白雪。

“古籍中言,并非所有祈愿者都能得神明庇佑,达成所愿,可是真的?”

“不假。”

“那该如何区分被神明选中之人?”

“陈将军可信善恶因果?”

陈默不解,“叶姑娘的意思是,只有行善之人才能得神明眷顾?”

“陈将军放心,梦神一脉所探的因果,不止是现世,你们陛下这一世虽业障深重,但上一世未必如是。”

叶倾雨说得轻描淡写,陈默却是心下一凛。

所幸左右无人,胆敢这般妄议圣上,任你有几个脑袋瓜子也不够砍的。

到底是不知人心险恶,陈默又问道:“叶姑娘为何要从陌城进入人族?”

陌城,是鹿隐国北边的小城,也是陈默戍守之地。

千年前,一道淡紫色的屏障,从东往西,从鹿隐国陌城经高阳国石塘城,再到丘宁国临渊城,将人族与灵族划地而分。

从此七国之内,几无灵族踪迹。

日久年深,善忘的人族,已经渐渐忘记那些遥远的,神魔鬼怪混迹人间的往事。

只是,再久远的事,总还有人是记着的,就像横亘在北地的人灵结界,世世代代,不曾消弭。

据传说,灵族有五灵,除木灵在晟州大陆销声匿迹外,地灵、风灵、火灵、水灵皆生活在北地雪原上。

而在那人迹罕至的雪原,有一条暮子河。

暮子河,食尸花,十年河畔雪,十月花凋谢。

是说食尸花十年一开,花期十个月,开在暮子河雪落之时。

也正是这个时候,人灵结界紫光微弱,有机可乘,有法可解。

往年冬令,偶有地灵从陌城的结界出入,但也只有地灵。

其他灵族,皆选择从高阳国石塘城进入人族。

但几日前,叶倾雨来了。

她不是地灵。

“若我说迷路了,你信吗?”叶倾雨停了脚步,若有所思地望着街道尽头吞没了雪光的黑暗。

陈默笑着摇头,“是陈某失言了。”

他这般说,就是不信了。

叶倾雨不以为意,“陈将军那日是如何发现我不是地灵的?”

“地灵之所以从陌城进入人族,乃是为了陌城林海中的依禾草而来,他们采依禾草,是因为灵鼠爱吃,我们以往逮到的地灵身边,都会跟着一只灵鼠,而叶姑娘却抱着一个婴儿。”

陈默说到此处,再度摇头,“也幸亏陈某当时没有轻举妄动,否则冲撞了贵人,岂不罪过。”

红伞往后倾斜,积雪从伞面滑落,叶倾雨抬眸看向陈默,“我素来恩怨分明,陈将军替我引路,难道不想讨个好梦?”

“方才叶姑娘手下留情,于陈某而言,已是大恩,不敢再劳烦姑娘。”

“倒是有趣,能否为你们陛下排忧解难,我尚且不知,若是不能,陈将军可会杀了我?”叶倾雨眸光沉沉地盯着风雪之中的少年将军。

陈默尚未及冠,却已是国之将才,不可轻视。

“叶姑娘冰雪聪明,定不会让陈某为难。”陈默亦看向叶倾雨。

叶倾雨忽而笑了,抬步继续往前走,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三千世界,皆为梦幻,来去由我,谁人能拦?”

……

进宫之前陈默已命人传了消息回去,此刻的将军府还点着灯。

老管家迎出门,在看到将军身边抱着孩子的姑娘时,笑容僵在脸上。

几个月不见,孩子都有了?

不对,他家将军还没成亲呢!

陈默咳嗽一声,吩咐管家:“收拾一间客房……慢着。”

“叶姑娘,可需要准备两间……”陈默看向叶倾雨,又朝她身侧看了一眼,犹豫着开口。

叶倾雨打断陈默,“不必麻烦,一间足矣。”

老管家躬身去接叶倾雨手中的红伞,被她拒绝了,“这是我朋友的伞,不劳。”

四更天,将军府后院客房。

叶倾雨将怀里的婴儿放到床上,揉了揉她雪白的小脸蛋,轻语道:“护好小雪。”

烛火昏暗,无人应答。

但在她转身走向窗边矮榻时,小雪的额间,多了一点红色。

那是一滴血,不知从何处而来。

叶倾雨解下松松绑束青丝的发带,合衣躺在矮榻上。

从袖中掏出一块玉佩,这是方才从戚风身上顺来的,需得有梦者的贴身之物,方能入其梦。

是上好的羊脂玉,上面雕刻着鹿隐国的图腾雪鹿。

玉佩悬于叶倾雨眉心之上,她的眼睛上覆着霜色的发带,此刻正散发出月华一般的冷辉。

只要是人,便会做梦。

五更天,叶倾雨终于进入戚风的梦中。

她感觉到了戚风的抗拒与惧怕。

怕就对了。

“怎么,熬不住了?”叶倾雨冷笑。

戚风确实一直熬着不让自己入睡,可人非草木,在宫里派人来赏了他一顿板子后,他实在熬不住了。

“你,你果然是魇灵。”戚风的声音在发抖。

他站在悬崖之上,身后是万丈深渊。

这是他的梦,可却操控在别人手中。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章 红伞下的少女 第二章 魇灵 第三章 天亮了,记得带伞 第四章 面圣 第五章 白蝶引路 第六章 嫁给我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