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!

首页 > 目录 > 《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四章 这必须要跑路啊!

第四章 这必须要跑路啊!

俊秀才 2022-06-23 13:39:39
天地良心,柳铭淇原本第一件要做的事情,是去京城最最著名的葬花楼逛一逛的。别一场误会。葬花楼并也不是普普通通的花楼,也不是那些夜幕降临时穿得极少的好看小姐姐们结群的地方。葬花楼里有着京城第一美才女仇香姑娘。今年刚满十五岁的时候,柳铭淇在堂兄柳铭璟的撺掇下,偷偷的别误会。。...

天地良心,柳铭淇本来第一件要做的事情,就是去京城最著名的葬花楼逛一逛的。

别误会。

葬花楼并不是普通的花楼,不是那些夜晚穿得很少的漂亮小姐姐们群聚的地方。

葬花楼里有着京城第一美才女仇香姑娘。

去年刚满十五岁的时候,柳铭淇在堂兄柳铭璟的怂恿下,偷偷的去了花楼一趟。

他只是和小姐姐们吃喝了一阵,摩拳擦掌的还没有进入正题呢,裕王妃便带着大批侍卫杀到,直接把这个不孝子给抓了回去,用绳索捆着打了二十下。

他准备要去的葬花楼是一个非常高雅的地方。

传说这里的女楼主长得美如天仙不说,还精通琴棋书画,甚至还对百家学说有着深刻的研究,经常组织各家学子们来争论辩理。

忘了讲了,大康朝和中华的古代有些不同。

这个时空的文化人里面,儒家弟子只占据了一半的江山,还有四分之一的江山被法家子弟占据了,剩下的道家、墨家、农家、医家、兵家等等,又共同占据四分之一的江山。

而且这种状况不是大康朝才有的,之前千年一直如此。

开创儒家学派的那一位大能,并没有得到当时诸王的支持,而后法家连续辅佐了两个王朝,反倒是压过了他们许多。

既然有着法家死怼儒家,让儒家没有独占话语权,那么剩下的中小流派,也就得到了充分的发展,成为了儒法两家之外积极的补充。

从这一点来看,柳铭淇对这个时空还是挺满意的。

任何的垄断都不利于发展。

儒家固然是很适合中国的,但只有它一种,却对整个中华文化发展的制约。

比如法家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契约法律精神;墨家的机械制作、发明技巧;道家的清净无为、与民休养;农家的各种农作物培育和种植;医家各种外人看起来耸人听闻的研究等等……这些原本都是老祖宗们要留给后人的宝贝。

只要我们容许他们发展,给予他们一点空间,就绝对不可能有一八四零年的屈辱出现,或者在一六四三年,甚至是一二七一年的悲剧都不会出现,在二十一世纪,仍旧是我们独领风骚的年代!

过去的不能重来,不过柳铭淇如今能见证这种百家争鸣的思想碰撞,各种事物推动的社会发展,也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幸运。

葬花楼有着这样的特质,用现代的话语说,这就是一个思想论坛,也是一个百家学说沙龙。

在这里面每天都能发生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,而这些柳铭淇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古代风貌,自然是吸引柳铭淇去的重要原因。

结果,“伤愈”的柳铭淇还没来得及去葬花楼,就被闻讯赶来的损友,也是自己的堂兄柳铭璟给拖了出去,进了一家地下赌坊。

大康朝是不禁止赌坊的,但对于官员赌博却是管制非常严格,一旦发现他们进入这些场合,便会立刻给予处罚,最惨的直接一撸到底,回家吃自己。

宗室子弟不属于官员,手上的钱又多,自然喜欢这种刺激的“游戏”。

可为了和那些泥腿子区分开来,他们通常去的都是相熟的勋贵子弟、宗室子弟组织的赌局。

十九岁的柳铭璟是出了名的好玩儿,身上背负多个绰号,比如什么花丛小浪子、摔跤大魔王、赌场金不换、京城小八卦等等。

他带柳铭淇去的,便是一个侯爷庶子开的赌坊,只接待熟人,不会把外面的商人、地主土包子给引进来,免得掉了档次。

一开始柳铭淇还觉得挺新鲜,想要看看古代的赌坊到底怎么样。

去了之后,一看就让他大失所望。

狭小的房间里面,仅仅摆了三张桌子,其中一张骰子桌,两张是牌九桌。

骰子和牌九这两样东西,柳铭淇在电视里就已经看得腻了,连赌神高进的骰子大战他都看过,还有什么人的手法能比得过他的?

至于牌九的玩法也很简单,柳铭淇的一个大学同学便是四川人,四川流行一种叫做“PIA旋儿”的扑克玩法,就是从牌九引申而来的,柳铭淇听他讲解几次后,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奥妙。

古代的牌九拿的是骨牌,比麻将长一点、薄一点,“啪嗒啪嗒”的摔在桌上,倒是气势十足。

可见惯了用扑克牌玩各种玩法的柳铭淇,始终觉得只有扑克牌才是王道。

赌,是人类的天性。

忽然间想起了自己所处那个时代的扑克,一种名为“思乡之情”的情愫,迅即的占据了柳铭淇的心头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

所以回到了家里之后,他便开始费尽心思,利用自己学的各种知识,迅速的制作出了好几副的古代简易扑克,然后通过柳铭璟召集了一群宗室的小伙伴们过来,玩起了扑克牌之中最简单的扎金花。

别看扎金花只有三张牌,但其中的乐趣却是无穷,否则也不会风靡全国各地了。

再加上了有看牌、猜牌的刺激感,还加表演、恐吓、使诈等等心理战术,实在是初入扑克玩法门的最佳选择。

事情也和柳铭淇想的那样,几次的这么聚赌之后,凡是来过的宗室子弟都赞不绝口,有种不玩扎金花就茶不思饭不想的感觉。

考虑到简易版扑克的制作不易,外加赌钱这种事情不能公布于众,柳铭淇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慕名的宗室子弟。

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仅仅是玩了五次,就被人给捅了出去,还出动了绣衣卫来抓捕他们。

绣衣卫是什么?

大康朝最精锐的禁军系统一共有九大卫,这绣衣卫便是负责全国上下的情报监控、追捕叛逆、剿杀不良的机构。

他们便是明朝的锦衣卫,清朝的粘杆处!

区区一个赌钱,都能引来绣衣卫,用屁股想都晓得,这事儿已经上达天听了!

不知道是哪个生儿子没腚眼的家伙,居然这么没品!

要不是自己心眼多,派了池三儿在街角蹲点,恐怕也就被一锅端了。

可惜了自己才租下这么好的一套房子,预付了三个月的房租就这么没了。

飞速逃回家的柳铭淇,一边咒骂着告密的人,一边开始琢磨着怎么解决这问题。

杀头不至于,关进牢里也可能不会,但多半会被抓进宗人府里面,在禁闭房里面呆几天。

不行!

被关监狱太丢脸了,我得先出去避避风头!

想到这里的柳铭淇,便赶紧的收拾起了东西。

他倒不是管杀不管埋。

不过之前其实就有过这种例子,有宗室子弟犯了错跑了,等到太后生日便腆着脸回来请罪,这个时候皇帝怎么好意思处罚他,也就宽恕了他的罪过。

于是自此之后,许多宗室子弟都有学有样,还扩展到了皇后生日也能善加利用,气得宗人府宗正每年开会的时候都要痛骂一顿,并且警告他们不许再学了。

然而没卵用,和被关紧闭比起来,躲在外地潇洒的过几个月日子就没事儿,那自然是白痴都知道该怎么选择。

正巧过段时间便是太后的生日。

太后就是我奶奶,我到时候跑回来,皇帝也不敢拿我怎么的,自然是前事一笔勾销。

有了打算的柳铭淇,飞速的把自己这段时间赌赢的金元宝给收拾好,匆忙的给裕王妃留了一张条子,连衣服都没有带,背着一个包裹就出了自己的小院。

此时已经是半夜三更时分,柳铭淇准备把自己的头号打手大柱给带上,有了安全保障之后,去哪儿都不用怕。

但是人算不如天算,他才走向家丁们住的区域,还在路上呢,便有几个侍女打着灯笼和他迎面撞上。

“世子殿下!”

侍女们赶紧的半蹲下去行礼。

柳铭淇想跑都来不及,只能露出尴尬的笑容,对着那站在路中间,唯一没有蹲身的漂亮女人道:“娘,您怎么还没休息?”

说话的时候,他想要把肩上的包裹给取下来,却哪里瞒得过裕王妃?

裕王妃立刻伸出了手,“淇儿,这么晚了你上哪里去?来,包裹给娘看看!”

“嘿,这就是池三儿要的一些孩儿的破旧衣服,您不用看……呃,娘!”

柳铭淇一个没留神,裕王妃直接就给他抢了过去。

要说裕王妃可是武勋家族出身,练过的,身手敏捷不说,力气还大。

曾经柳铭淇都猜想,是不是裕王被裕王妃压榨得太厉害,又反抗不了,所以身体才那么差的?

可这话不敢提,提了就是被灭口的下场。

裕王妃打开了包裹一瞧,只见里面除了两份身份文牒,还有几个玉牌之外,就是十几个金元宝了。

抬起美目,裕王妃似笑非笑的望着儿子,“小王爷,您这是感觉到家里没有温暖,所以想要离家出走是不是?”

“不是!”柳铭淇赶紧否认,“娘你别冤枉我。”

“还冤枉你!?”裕王妃变了脸色,厉叱道:“离家出走的家当都准备好了,还说没有?好哇,娘拼死拼活的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给伺候长大,前几个月还不吃不喝的照顾你好久,结果你一好了,立刻就离家出走,难道我就这么惹你讨厌吗?”

裕王妃也是一个变色龙,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。

柳铭淇好歹是一个穿越人士,当然能看得出老妈是在演戏,但想起了她说的前几个月的不眠不休的照顾,心下里就软了。

“娘……”

看了看四周,都是裕王妃的贴身侍女,裕王妃对她们有生杀大权的,所以柳铭淇没有隐瞒,挠挠头道:“儿子我闯祸了,得出去避一避!”

……

注:同前面皇帝自称很通俗一样,很多朝代的皇帝、皇子私下里称呼父亲,也少有用“父皇”,比如南宋高宗的母亲看到宫里的名贵蜡烛很少,埋怨说“你爹爹那时,皇宫这样的蜡烛多了去了。”高宗事后对皇后谈及此事道:“我怎么能比得了爹爹?”

在他之前的英宗,在对待过继自己的仁宗皇帝,自然称为先帝,可对自己的亲身父亲,曹太后给他想的解决办法是:“可令皇帝称亲。”意思是叫自己亲爹,就要喊“亲”……莫名萌萌哒~~

结合之前的解说,本书在称谓上贴近于唐宋的风俗,除非是正式朝堂或者诏书、公文等,一般情况下都会采用宽松一点的寻常称呼和自称,望诸位老爷们周知。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一章 破屋而出的小王爷 第二章 皇帝打板子 第三章 我其实不想穿越 第四章 这必须要跑路啊! 第五章 一切为了宗室待遇 第六章 险些翻了船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